足球视频直播/萍乡/足球视频直播客户端

baby现身音乐节古代几十万大军行军,每人一斤排

baby现身音乐节古代几十万大军行军,每人一斤排
2022-01-28 11:31
缩小字体 放大字体 收藏 微博 微信 133

古代几十万大军行军,每人每天大约会产生一斤左右的排泄物,稍微处理不当,就会成为严重的生化武器,想象一下几十万斤排泄物堆积一起的壮观景象,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那浓浓的味道,穿山甲一定会说:这多是一件美事啊!除了污染环境,给视觉和嗅觉造成双重冲击力外,如此之多的排泄物,还容易滋生蚊虫,传播瘟疫,降低士兵的战斗力。无疑这对于任何一位军事指挥官而言,都是不容忽视的问题。如果大家对于这一现象没啥概念的话,可以设想一下,自家停水一个星期,厕所会是怎样一副光景……这画面肯定是太美,“无法描述、不可名状”,难以言语了。为了解决这个难题,古人当真是煞费苦心,用尽了办法,不信,咱们就来看看,古人是如何巧妙地解决士兵“如厕”难的难题的。

一、古代行军打仗时,士兵想上厕所了,古人怎么办?

俗话说,“人有三急”,屎尿屁这些是憋不住的,只要感觉到了,怎么都会排出来,那如果是在行军打仗中,士兵要是排出来了,先不说“十里飘香”这个问题,也不说这种社会性死亡的强度,就说,本身排泄物上就有细菌,如果长期接触还容易感染,一个军队出去打仗,行军就需要消耗不少的时间,如此可以得来结论,如果行军打仗中,只许每个士兵就此排泄,那这仗也不用打了,打之前人要么是被臭死了,要么是细菌感染,直接一场瘟疫从第一个没忍住的人开始传到了最后一个人倒下的地方。所以,他们一定有上厕所的方法和地方。要知道,古代上厕所,没那么方便,特别是行军打仗期间,所以他们可能是随地大小便吗?不可能,如果随地大小便,那瘟疫就会传得更远,而且,古代的时候,这排泄物,也不是能给敌军看的东西。为什么不能给敌军看?臭死敌军不好吗?不行,这还真不行,且不论瘟疫传播和这种臭味的忍受情况,我们首先得知道的是,在古代的时候,这排泄物可是军事机密,如果随意的大小便,敌军就能够通过分析你排泄物得到军队的多少人,卫生处理得怎么样,是不是好几天没吃东西了,水源有或干净与否。你要是稀的,那你这水肯定有问题啊;你要是想太多了,那这肯定,优势,就不在我了啊;那如果在这些东西里面看到了虫子一样蠕动的东西呢?那就别说了,不用打了,邢道荣来了也赢了。首先是一种极为简便的方式——挖个坑,就地解决了吧。这不是开玩笑,如果在环境本身恶劣,或者当事人太急了,还等不到前面后勤队修好厕所的情况下,这本身就是一种最好的解决方式,甚至它完美达成了环保、隐蔽、方便等多方面优点。但往往简便的方法,就有着更多方面的顾虑,比如,你要考虑,行军打仗的人是不是每个都想要上战场,有些人,他就有那种想要半路逃跑的想法,你想,外一出去出恭那位,他就是不想去战场的呢,假如你是个将领,你允许他出去上厕所,但他半个小时都没回来,你急疯了,再往严重点说,他是个位置很重要的人,他跑了,好了,这下直接影响战局了,怎么办,最后是统兵的人负责啊,于是,你最后成了他的替罪羊,这讲武德吗,这不讲武德,年轻人,要讲武德,不要心中只有3+3,而没有3+2。其实这样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假如士兵在上厕所的时候,被敌人发现了,或者刚上完厕所裤子还没提起来,怎么办?先是前者,如果士兵没来得及夹断逃跑,这就是一场“局部”危机了啊,然后是后者,如果敌军在士兵提裤之前就放了一箭,这如厕,本来是一件美事,现在就变成了一场美逝。就这种场面,想来是那个痛饮恒河水的男人来了,也说不出干净又卫生了。其实李广这德行,也不是一直就有,只是和匈奴打多了,不仅仅从匈奴身上学会了高机动性,还学会了这不拘小节的人生态度。不过既然有李广这样不拘小节的,也自然有军律严明的。就比如唐朝的李靖和明朝的戚继光。在他们的严格规定下,士兵们是定点定时上厕所,还有规定是上厕所打报告,写申请,拿牌照。凡白日登厕员役,由各营门将腰牌悬于门上,方准开门而出,毕即还应腰牌,取带回营。所以古人行军打仗,其实他们是有专门的厕所的。如果是守城战,那个厕所基本都是早就修好的,《墨子·备城门》有记载:“城上……五十步一厕,与下同圂。之厕者,不得操。”古人会在城墙下修厕所,每50步就是一个小坑,这样的小坑对于整个城防的墙下面来说都会有一个,这样也方便他们及时解决一些问题。有人就要说了,打仗的时候,下面有这样的厕所不臭吗,而且排泄物不会一直堆积吗?臭肯定臭,但人家也想到了解决方案。

古代行军打仗,士兵+后勤动辄几十万人,每天会产生海量排泄物,古人如何清理呢?

城防体系的厕所并不只是单一的厕所,而是一个“生态循环”的黑科技简易厕所。对于排泄物堆积和气味问题古人在设计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办法,一是厕所本身就是修在底层的,二是厕所上面再进行养殖,比如养猪。对于古人来说,这可真的就是一项生态循环的黑科技了。那如果野营行军呢?其实也不用担心,因为,上厕所那可是人生的头等大事之一,所以古人每到一个驻扎地,都会先挖好坑做一个简易的暂时厕所,然后才是安营扎寨这种事情,一般来说,他们的厕所会是这样的。“每马军一旗,每车兵二车,各开厕坑一个于本地方,遇夜即于厕中大小解。”但还是那个问题——卫生。对于厕所这件事,古人很重视,一般来说,他们挖的坑都不会靠近水源,也不会靠近睡觉的地方,而且要挖在下风处(这很重要!)。相对于随意而为,其实这个公共厕所就好多了,又方便,又不用担心突然少个人,也不用担心敌军在士兵上厕所的时候突然来阴滴。不过公共厕所也有不方便的地方。比如当队伍要在这个地方长期扎营的话,消毒会是个问题,无论是用化学消毒还是直接一把火烧了,都不是一次两次解决的问题。所以,最好的方法是,定期地进行一次掏洗。想想就很可怕。而且吧,就是还没清理过的坑,如果突然遇到了敌人的远程攻击,或者老天不给面子,来了一场有味道的雨,那就是全军遭殃。不过,有种可能性是吧,就是,如果,真的,上战场了,想,排泄,怎么办呢。估计大概真的只能“拉屎拉裤衩里”了吧,这样还顺带去战场上当一回人形自走生化武器。无论是城墙下的公共厕所还是安营扎寨的野营厕所,每次打仗的时候,人口基数都是很多的,所以,每次打完仗其实都会积累大量的排泄物,一堆积在那,那味其实真的不是人能忍的,而且一不小心就会招致瘟疫,所以,古人想到了一个很好利用那些废物的办法。在中药中,有几味特殊的中药,虽然他们的原材料是真的让人恶心,但他们的药效真的很好,没错,它就是“固若金汤”中的金汤——金汁。金汁是一种治疗热病中毒的中药,对于某些病人来说它有非常好的疗效,但金汁也可以说是一种战略武器。在古代的守城战中,金汁是一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究极生化武器。古人们会在守城的时候用煮熟的金汁来泼向想向上爬的敌人,被金汁泼到的人,会感受到灼烧,然后身体发痒,伤口感染,最终跌落城墙,如果幸运没有摔死,基本上也活不了,因为金汁不是爆发伤害高,主要是持续伤害拉满。当然,也不是只有这一种方法,前面说了,守城下面的厕所,一般都是两层建筑,上面可以养猪,下面可以如厕,而野营方面,则是繁琐的化学和物理清理,以及让人心生寒恶的清掏。

士兵上完厕所,会如何擦屁股呢?

现在人每次上完厕所其实都有纸擦屁股,但古代纸可是很贵的,不可能给这些大老粗们拿去擦屁股啊,而且没有纸的年代,就连诸侯大夫也没办法拿纸擦屁股,因为根本就没有这个东西。古人一般都是随手拿起可以用的东西擦屁股的。讲究的诸侯大夫们一般会用一块竹片一样的东西擦屁股,士兵们就只有拿起地上的树叶或者说随便抓一个什么东西来擦屁股了。当然,为了防止细菌感染和为了不那么丢人,他们还是会洗手的。感谢大家的阅读,祝朋友们身体健康,家庭和睦,心想事成,万事如意,觉得文章好的朋友们,记得给文章点个赞,关注一下,每天都会给您带来好文章

baby,现身,音乐节,古代,几十万,大军,行军,每人,

热点标签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22-01-28 11:31 足球视频直播/萍乡/足球视频直播  版权所有